九天|第二百二十章 藏经大殿

推荐阅读:一等家丁进化之眼太古龙象诀最强升级系统明朝败家子神魂至尊每秒都在升级美漫丧钟诸界末日在线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方君请看,吾族自海上来,建下尊府,至今一千五百年矣!吾族与鬼神亲厚,据传吾祖帝尊大人一统北域之时,便有八百鬼神相助,因此各地尊府,皆供奉鬼神,而北域之人,多有称我尊府血脉为神族后裔者,也是因为我尊府有鬼神相助,是以天命所归!”

  “我们安州尊府西方神殿,供奉的乃是红袍鬼女,传闻她有三百颗脑袋,最善变化,所以此殿供奉的神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不相同,但实际上,所有的神像,其实都是红袍鬼女大人,而东南北三个方向,则分别供奉了青面蛇王神,玄幽剑鬼,和桥婆婆……”

  “鬼神有灵,只要心存敬意,它们便会时常显化,指点吾等修行!”

  “……”

  “……”

  一路之上,青云间乘着羊车拉了方贵行走在这西方神殿之内,为他讲解着西方神殿供奉的鬼神由来,倒了让方贵大开眼界。

  尊府与北域不同,北域的传承,来自东土,因此敬神而恶鬼,可说神鬼分明,所以在北域人的口中,说是人神,那是称赞,说人是鬼,则是骂人,但尊府却不同,在他们口中,鬼神都是一样可敬的,便是奉在神殿,也可以称之为鬼。

  而对于青云间说的这些神神道道,方贵也不知真假,只全当故事来听便是了。

  两人乘着羊车,一路攀谈,渐渐来到了西方神殿的南角,只见这里,座落着一座大殿,以黑石砌就,高大魏峨,古朴庄严,前方殿口台阶之上,有无数修士往来,多见人人怀里抱着些书藉文典,若有所思,遇见人了,便驻足行礼,并不高声,倒是文气盎然。

  “这里便是藏经殿了?”

  方贵见得,心里也有些惊讶,这一方大殿,可比太白宗的藏经殿大的多了。

  “呵呵,此殿之内,藏经百万,不修得大些,如何装得下?”

  青云间含笑解释,请方贵进去,只见这殿前,也正有银甲守护值守,出示了自己的腰牌,才能进入,方贵如今手里拿着青云间的腰牌,两位银甲自然不敢阻拦,而青云间来到了殿前时,那两位银甲却认出了他,连腰牌也不看,更是直接躬身行礼,恭敬的请他进去。

  方贵这才明白青云间为何可以将他的腰牌借给自己,按理说若进藏经殿,便非要有腰牌才行,便如此时的他,功劳不够,在尊府呆的时间也不够久,办不下腰牌,便没资格进来,但是青云间毕竟是尊府血脉,神族后裔,他虽然也办了腰牌,其实却是用不着的。

  他将自己的腰牌借给了方贵之后,仍然可以自由进出藏经殿,反正也没人敢拦他。

  “这么多典藉?”

  而进入了大殿之后,方贵左右张望,也顿时大吃了一惊。

  这份惊讶,却不是假的,只见得这大殿之内,又分五殿,分别是丹、器、阵、符、法,而每殿之内,又有更细的划分,便如法藉殿,便又有着武法、术法、法玄之类,一门一门分得清楚,殿内横着长长的架子,每一面架子,都长达数百丈,上下七八层,满满皆是书藉。

  方贵只是在架子间走得一走,便看到了架子上名的几部典藉,只见写着“潇国百花道闻咒术”、“云国临江宗分水大法”、“丰国鬼王宗百鬼召魂术”等等,这当真让他吃惊不小。

  这些典藉,居然都是安州各国各大仙门的术法秘典,有些甚至是这些仙门安身立命的护道传承,但如今却都大大方方的摆在了这藏经殿里,由人随便借阅。

  “方君很意外么?”

  青云间笑着解释道:“其实以前的北域仙门,很是自私,虽有传承道法,却只关起门来自己修炼,敝扫自珍,别人看上一眼,都要追杀致死,如此一来,又怎么会有进境?直到我神族入主北域,命得各大仙门将其法典献上,全汇于此,才有了如今这神殿藏书的盛景,各门法典,任凭借阅,互相参研交流,如此才能让大家都有所进益啊……”

  听着青云间的话,方贵一时心里感觉有些别扭。

  道理上他是认同这青云间的,感觉他说的很不错,但偏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哈哈,这样一来,我倒是不愁功法了……”

  但他心里没想清楚,嘴上便也不说,只是满面笑容,随口附和。

  “身为修行之人,本来便不该有愁功法一说……”

  青云间笑道:“此前我观方君一战,根基甚是高明,虽不像是神道筑基,但一身气血,却不输于神道筑基,愈是如此,筑基境界选择的功法便愈重要了,方君出身楚域小仙门,想必也有师门传下的功法,只是这等功法,毕竟局限太多了些,倒是在这藏经殿内,北域十九州,无尽仙门的功法传承,尽汇于此,方君可以放心挑选合适自己的来参悟了!”

  “多谢多谢,你帮了我大忙了!”

  方贵向着青云间拱手,这声谢倒是说的由衷。

  而青云间,也含笑躬身,道:“我也是钦佩方君的一身本领,衷心希望能够帮到方君而已,修行路上,良友难得,总要相互切磋交流,才有进益!”说着,便再次躬身,笑道:“言多不敬,我不打扰方君参道了,方君若有疑难,尽可找我探讨,千万不要客气!”

  “好说好说!”

  方贵向他抱拳行礼,心里暗想,这人真的不错!

  两人分开,方贵便在独自在这藏经大殿里逛了起来,目光四下里逡巡着,倒是平生第一次生出了一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实在是这藏经典里的诸般功法,太让他惊讶了。

  他来尊府之前,太白宗主担忧他筑基之后的修行,便将太白上清玄诀传给了他,让他有时间了参悟,对于太白宗说来说,这也算是对方贵全无藏私了,毕竟对一方仙门来说,最主要的,可不就是自家传承么?太白宗将上清玄诀传给方贵,便是真把他当成了真传!

  但在这藏经殿里,居然处处都可以看到各大仙门的传承典藉……

  那岂不是说,自己等于一下子成了无数仙门的真传?

  那种感觉,着实很难向别人分说……

  ……

  ……

  “没有功法,寸步难行,功法太多了,也很难受啊……”

  方贵转悠了一圈,心都觉得有些累了。

  筑基之后的修行法诀十分重要,这关系到能否将自己的一身潜力发挥出来,也关系到将来的结丹问题,方贵刚刚筑基,也确实如青云间之前所言,正是需要选择修行功法的时候,可需要归需要,但这尊府藏经殿里功法这么多,选一道好啊?

  “若是如此,那不妨看看有没有东土大宗的传承功法……”

  方贵心里微动,便在这神殿里找了起来。

  他在练气境界,修炼的都是得自东土秦家小泥鳅之手的九灵正典,也是因为修炼此法,使得他练气境界根基牢固,远胜同辈,只可惜,这九灵正典的具体修炼法门,他只知道练气境界的,而筑基境界的功法,则只有几道口诀,该如何修行,一点头绪也没有。

  若是可以在这里找到,那倒是省了一番心思。

  不过找了一大圈之后,他很快便失望了,这藏经殿虽大,典藉无数,但也只是有北域各大仙门的传承典藉而已,连个东土的名字都没看到,更不说九灵正典这样的大宗传承了。

  能够挑选的,也只有那无数小仙门的功法秘典而已!

  “若我是真的地脉中品道基也就罢了,但我走的是逐仙之路啊……”

  方贵心里暗想:“逐仙之路,便是什么都要好的,暂时没有,哪怕等上一等也得要最好的,那我修炼普通仙门的传承,岂不是瞎耽误功夫,看样子我不能随便做出选择……”

  如此衡量一番,已有了主意,该找人讨论一番了。

  于是方贵便先随便挑了些典藉,尽挑那些看起来残破古老的,以前听牛头村的朱瞎子说过,越是这样的典藉,越容易有宝贝,不过抱了这些典藉来到了一个偏僻角落之后,却也不着急去看,而是闭上了眼睛,不多时便已神游物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

  他终于决定,去找那棋宫魔胎,与他好好的聊上一聊。

  自己筑基境界的功法传承,说不定还得着落在这魔胎的身上。

  自打方贵筑基之后,便一直没有去识海见过魔胎,因为他当初答应了这魔胎,筑基之后便送他离开,但又不想这么放他走,见了面未免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哪怕偶尔有些时候,他也能感觉到那魔胎很强烈想见自己的念头,也只作不见,先放他一段时间再说……

  如今不能再耽搁了,方贵也终于想到了对付他的办法。

  神识内敛,很快便来到了识海之内,那一方古老而厚重的道宫之前,方贵轻轻推开了门,先探了个脑袋进去,目光四下里望着,笑嘻嘻道:“好兄弟,最近有没有想……”

  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吓了一跳。

  只见道宫房梁之上,魔胎拿根绳吊在那里,飘飘荡荡已经不知多少天了。

  “怎么又上吊了?”

  方贵有些傻眼,好歹有经验了,上去一把扯着棋宫魔胎的脚把他给拽了下来。

  “疼……”

  魔胎摔在了地上,先是叫了一声,然后才一副悠悠醒转的样子,睁眼看到了方贵,顿时眼泪长流,委委曲曲的道:“你……你肯来啦,你说话不算数,还不如让我死了……”

  一边说一边酝酿着情绪,眼见得就要嚎啕大哭,但情绪还没酝酿好,忽然间方贵先大哭了起来,声音一下子就把他给压过去了,哭的那叫一个伤心,那叫一个欲绝,把个棋宫魔胎都哭的懵了,呆了半晌,才小心翼翼的推了方贵一把,道:“别哭啦,你怎么了?”

  “我倒大楣了,恐怕活不了几天了……”

  方贵哭的很是伤心,停都停不下来,一边哭一边偷眼看着棋宫魔胎。
九天最新章节http://www.ssiaec.com/jiut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九天http://m.ssiaec.com/jiutian/九天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九天》版权归原作者黑山老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一等家丁网游之大禁咒师透视之眼三国之暴君颜良明天下渔色大宋沧元图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

白石头博客 | 宋庄网 | 梦境网 | 平行进口车报价 | 襄阳网 | 非常美文网 | SZ中文网

尚书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